从马云到张勇:储君会顺利登基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1 09:57

  作者:格隆汇· 啊咪老师

  9月10日教师节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

  

  与京东的刘老师想留不同,阿里的马老师想走,但是眼看着,想留的留不下,想走的走不了。

  攻守

  攻守之道在于平衡。

  太极之道在于调和阴阳。

  在少林寺,所有人都是方丈的棋子。不一样的是,有些人是过河卒,有些人是马前卒。

  作为主持方丈,平衡各个院之间的势力,确保方丈的绝对权威,是稳坐大位的必修课。在平衡各院之外,既要有主持方丈在外打太极,也要有扫地僧拂拭尘埃,因此永久带头大哥只有两个,这种配置太常见了,铁打的方丈和流水的高僧一直是最平衡且稳定的组合。

  芸芸众生一直念叨的人生如棋,说的其实不是落子无悔,而是意识到自己是棋子。不一样的是,你究竟是别人的棋子,还是别人的弃子。一如高玉良书记的感慨:“这官当多大才叫大啊”。

  江湖上都有一种说法,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句话很到位,外来的和尚一般念经水平都比较高,要不也不会让他进来,但是另一方面也说得很清楚,外来的和尚也只能念经,方丈的位置可是觊觎不得的。古往今来,这个继承大统还是要看血统的,你念的究竟是《道德经》,还是《金刚经》,这很重要!阶段性的念念《金刚经》没问题,但是说到底,咱还是念《道德经》的。

  

  因此,不管外来的和尚的经念得多好,最多也就是一个位高权重的高僧,在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之后,一般也就会将他请出十八铜人序列,毕竟这个味道不对,很难臭味相投,正牌香水的后调和高仿后调就是不一样,结局是注定的,不确定的只是离开的方式体面不体面。

  近的就有“光棍释兵权”,远征不力,夺去番号,调任大理寺,静参“枯荣神功”去了...不过想想这种方式也是算体面的离开了...想想他之前的外来和尚...

  远的就有“春晖事变”,带着铁军拿下香江时很是威风。但是在需要的时候,方丈就会恰巧听到女施主的祷告,然后上演一场伦理纲常的大戏,然后挥泪斩马谡,然后扫地出门...

  禅让制早在三国时代就已经被玩坏了...古往今来,立储之事永远是旁人不可窥探之大事,方圆之内都要有规矩。所以啊,在这个伟大的时代,爱他,你就叫他“太子”,恨他,你也叫他“太子”,周润发老师都已经说了:“朕赐给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给你的,你不能抢!”

  

  太子位往往比皇位还凶险万分,不仅身有方丈仁慈的目光,还有身后高僧传来的寒意,因此,每每听到少林寺的太子论,都会是一声叹息...

  因此,在少林寺的正确的生存方式是:头顶《道德经》,不问是非,埋头业务,屁股干净,尽力协调,低调的在这个天下第一大门派做个中坚力量。只要功夫深,即使你不小心在“月饼大会”上一时失手,内力泄露不小心把同事震倒了,虽无伤大雅,但出于大义,方丈还是会把你逐出师门,转眼间你还是可以重回少林寺的,谁让你是P8字辈扛把子同志呢,总得有些能打的同志来护寺吧...

  所以啊,同志们,这个《道德经》还是要念的,这个价值观还是要坚持的,但是有些同志我们还是允许他有点失误,允许他有点独特的思想,谁让人家打铁、搬砖的技术好呢?

  所以啊,《道德经》这个东西,需要的时候就拿来念一下,不需要的时候让他在神台上静静的躺着。

  毕竟,方丈需要的,只是《道德经》的解释权。

  谁是阿里主义接班人,这一直是个大问题。看阿里系的决心,从来都是看组织部,这两年,蚂蚁金服、菜鸟物流、飞猪、大文娱等条线的一把手都动了,换上了新生代,十八铜人的清理工作,方丈已经做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就是临朝辅政一段时间,确保新大位无忧才可以真正当甩手掌柜。

  那问题来了,为什么是逍遥子?2007年逍遥子从盛大来到阿里巴巴,2009年接手淘宝商城,推动天猫的崛起,十年前创办“双11”,主导阿里从PC时代进入移动时代,驱动“商业阿里”成为“科技阿里”,功勋等身,味道纯正,够低调又没出过大错,2015年已经接任阿里集团CEO,已经当了大哥好几年了。

  

  逍遥子对风清扬的比喻是:“马老师”有点像外星人在俯视地球的感觉。按照马云对阿里业务“履带式前进”的规划,2017~2019年,由超级独角兽蚂蚁金服领跑;2019~2021年则由阿里云接棒;2021年~2024年,菜鸟将挑头。沿着这个既定战略,阿里的惯性会在短期内推动公司前进,但是作为以战略见长的阿里,关键就是未来的战略是如何了,阿里真正的大考是逍遥子的接班人。

  战略红利总是隔代遗传,未来逍遥子接班人的要接手的,就是逍遥子任上的取舍了,按照他的表述:“我自己总结,阿里进入一个产业在做的事情有个共同特征,就是期望能够用互联网的思想和技术去重塑这个行业。它的核心表现是什么?就是把整个行业的元素数字化以后,让效率提升,用户体验更好。我们在不同行业都是在做同样的事情,一句话,就是把一个行业或产业链条数字化。”

  阿里系在巨头中,独特的是他的文化、他的价值观,对于队伍的思想建设一直领先时代,管理这么庞大的队伍和生态,需要的不是术,而是道。阿里最强闻味官离开后,战略是一方面,如何保持阿里味道不被稀释才是最大的考验。

  很多人只是看到了风清扬对外的布道,却没看到他对内的手腕,术可以抄,道难学啊...

  进退

  很多时候,大佬们的进与退,正是体现其智慧的地方。

  香港老一代的企业家大概比大陆这一代企业家老0.5代左右,这一点点的时间差就有个显着的特征,一个见过了太多的周期,一个见过了太多的奇迹,这完全是两类企业家,在风险和杠杆上的理解完全不一样,这个多看看几个老牌企业家和大陆新贵企业家的发展战略和资产负债率就看出来了。

  前几年李嘉诚减持一部分大陆资产,舆论引发了巨大的连锁反应,一时间说法种种在去年走向最高峰,最终逼得李超人发表正式声明,重温其中一段话:李先生儿时历经战乱,然后目睹国家改革三十多年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天天进步,内心触动不已。对于一切是是非非,李先生虽感到痛心,但认为苏轼及白居易说得好:“此心安处是吾家”以及 “我身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此心安处是吾家,当行情都涨到看不懂了,兑现收益是个绝对不会错的选择,但凡有点概念的都知道,以李超人在大陆资产的体量之大、合资方之多、牵扯利益之复杂,大开大合短期内清仓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局部的减仓,处理一批好处理的资产,回收现金,转战其他市场是最好的风险再平衡。

  之前有个很有趣的问题,历史上有哪些人像是穿越回来了,远有一个开外挂的是叶帅,近的李超人也很像,在过去关键时间点的下注基本都对了,需要大智慧,超人年事已高,在家族资源方面,有些传得了,有些传不了,当不确定性增加的时候,不如归去。

  当不确定性增加的时候,当行情看不懂的时候,适当的减仓,降低风险永远不会错,小心使得万年船,钱是赚不完的,很多时候对比快更重要。

  我身本无乡,心安是归处。求财,亦求心安。

  细看长和系资产腾挪,西进,东退,进退之间自有其必然性。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用显微镜看波动的人是永远不会懂用望远镜看周期的人。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想必此时不管进退如何,超人必无闲事挂心头,白手起家成就如此功业,帝国传承才是真正挥之不去的心魔,玄武门之变,九子夺嫡,兄弟对簿公堂等等古今如此种种,诺大的帝国也许会顷刻间毁于内乱,2012年公布分家方案,主持集团世纪重组,扶上马,送一程,一守业,一单飞,分而治之,各取所需。

  周期永存,朝起朝落,远离是非,兄弟同心,何处皆心安。

  很多时候,看客总是容易以利益思考大佬们的进退,然而把时间拉长了看,钱真的是最重要的么?当北风起,吹过了湖畔,吹过了东林,主持之位真的重要么?

  是西洋的风光好呢?还是南洋的沙滩好呢?

  执念

  最近,创始人是非多。

  特斯拉的Elon Musk在深夜访谈上被镜头捕捉到吸大麻画面;京东的Richard Liu在美涉嫌强奸案;阿里的Jack Ma在教师节宣布回归初心,重归教师队伍。你看,即便是各位大佬,大麻之于Elon Musk,学生妹之于Richard Liu,英语老师之于Jack Ma,亦满眼皆是求不得,Life's a struggle..……

  

  人间最痛苦,莫过于明知求不得,还偏要勉强,勉强,自然没有啥好结果了。

  

  很多时候,TMT公司都被打下深深的创始人的烙印,很多时候更像是创始人的“孩子”,特别是前文这些英雄式的创始人,创始人的执念往往就是公司的那一口真气。在经营上,创始人会更关注长期价值、公司远景和创业初心,而职业经理人会对履职周期负责,这意味着他们会更加关注短期结果,如财务数据,短期指标,公司股价等等,更重要的是,在公司要进行改革时,职业经理人遇到的阻力也会比创始人大。

  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研究数据来看显示:创始人是CEO 的公司表现,持续击败职业经理人担任 CEO 的公司,这种击败,表现在资本效率(获融资次数)、退出时间、退出估值,及投资机构投资回报率等指标上。从数据统计来看,企业最好的掌舵人是创始人,而不是职业经理人。

  《财富》杂志2009 年 11 月寻找当年最佳 CEO 时曾列出 12 位候选人,其中包括巴菲特,但最终奖项归于乔布斯。当时《财富》指出:这12 个候选人,没有一个是被董事会聘用的职业经理人。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创始人不能带着企业永远跑下去,因为创始人会老去,企业要基业长青,就必须传承,但是问题来了,如何传承能够保住企业的一口真气不稀释,像长和系这种家族企业,整个权力架构设计就是围绕着创始人作为权力核心来设计的,按家族传承,名正言顺。

  另一种路径,就是试图以职业经理人集团来确保公司的长治久安,欧美也有大量的家族企业用这种方式传承下去。之于阿里,以马老师为核心打造的职业经理人集团通过轮岗,统一思想的前提下高度自治,在所有巨头中,整体队伍活力和实力是最强的,就是强大的大脑加强壮的四肢的完美搭配,马老师希望在中国特色的商业环境中留下他的记忆。

  但是,这种元老院的设计的最大的bug就是,此前,马老师的江湖地位在那里,镇得住各路诸侯,队伍听指挥,想怎么调整就怎么调整,但是继任者张老师有没有这个手腕和威权就是一个大问题了,如果镇不住各路诸侯,那元老院的各位大佬搞起内耗来也是杠杠的...更别说外围环视的各路殷切的目光...

  未来的阿里,事,张老师管得了,人呢?

  2007年逍遥子从盛大来到阿里巴巴,马云在西湖边请新人喝茶聊天,问大家为什么来阿里。逍遥子说,他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元的CFO了,想干个300亿美元的。没想到,最后干成了4000亿美元的公司,而且不再是CFO。

  那问题来了,下一步,他的执念又是什么?

  结语

  时势造英雄,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个时代的风云人物,一如柳老师见证了改革开放,马老师也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时代,某种层度上,他们是这个时代的记忆。

  去年,乌镇的东兴饭局一时风头无两,马老师很醒目的形单影只的孤单吃面。

  马老师对进退的拿捏是当世无双,未来,是走向慈善,还是走向远方,也必然是下个时代的记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