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同仁堂张彦森:一个做生意里最会玩杂技的怪才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0 12:42

天津同仁堂张彦森:一个做生意里最会玩杂技的怪才

2018-05-10 10:54来源:GPLP推广/IPO/沪深

原标题:天津同仁堂张彦森:一个做生意里最会玩杂技的怪才

文/璎珞 GPLP

2018年4月20日,证监会官网挂出天津同仁堂招股书。天津同仁堂计划A股上市,拟募集共计7亿元的资金。公司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366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保荐机构是民生证券。

公开资料显示,天津同仁堂的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肾炎康复片、血府逐瘀胶囊、脉管复康片,其他品种包括冠脉通片、养血生发胶囊、清降片、葶苈草颗粒、精制狗皮膏系列等。2015-2017年,天津同仁堂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5亿元、5.77亿元和6.23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6522.62万元、8193.41万元和13907.3万元。

而与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递交招股书时间相差无几的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在4月24日正式启动A股IPO,从预披露、招股书更新到上会、过会等一系列手续仅用时50天就率先拿到IPO批文。看着“连襟”一路高升,不知天津同仁堂的内心有多羡慕嫉妒恨呢。

溯本追源的“同仁堂”

乍听同仁堂,除了天津本地人以外,相信每个人脑海中蹦出来的词汇几乎都是“北京同仁堂”。也是,两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惊人的相似,唯一的不同或许只是一个是私营,一个是国有企业。

关于两家同仁堂的起源,北京同仁堂自然是黑白分明:“一六六九年(清康熙八年),乐显扬创办同仁堂药室。……一七二三年(清雍正元年),由皇帝钦定同仁堂供奉清宫御药房用药,独办官药,历经八代皇帝,188年之久”,北京同仁堂发展到现在更是已有349年之久。

而天津同仁堂江湖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清末时期,乐家女婿张益堂将自家“张家药铺”更名为天津同仁堂,冒用同仁堂名号。另一种则是:天津同仁堂的前身名为张家老药铺,起源于明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距今已有三百七十余年历史。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中药企业之一,是最早将中药文化传播至海外的企业之一。

从创立时间来看,天津同仁堂比北京同仁堂还要早25年。可是天津同仁堂真正叫“同仁堂”却是在1788年,而那时候北京同仁堂作为皇家御用药房早已声名显赫,天津同仁堂不免有仿效之嫌。

为此,两家“同仁堂”在民国期间还打了一场官司,同仁堂投诉天津同仁堂侵权。由于张益堂是乐家女婿的,最终判决是,天津同仁堂只能使用“天津同仁堂合记”的名称,但不能使用同仁堂的商标,也不能销售同仁堂的药。

2006年9月商务部公示的第一批“中华老字号”认定名单中,北京同仁堂和天津同仁堂、天津宏仁堂都榜上有名。不同的是,天津同仁堂、天津宏仁堂被认定的商标分别是“太阳”、“红花牌”,而北京同仁堂被认定的商标是“同仁堂牌”。如此看来,北京同仁堂更加正统。

不论曾经是不是同根生,过了这么多年现在两家也早已是道不同。

天津同仁堂实际控股人商业“怪才”:张彦森

2002年的这一年正是天津同仁堂“物是人非”的转折点。

天津同仁堂公司前身为成立于1981年10月的“天津市第四中药厂”,系全民所有制企业,隶属于天津市药材公司(后更名为天津市药材集团公司)。2001年,天津市药材集团公司对天津同仁堂制药厂进行重组。2002年5月,股份公司成立时有5名股东,现在的实际控制人张彦森及其弟张彦明就在其中。张彦森从那时起担任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2年天津市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的天津同仁堂制药厂股改,与张彦森等股东共同发起设立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更名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成为如今的拟上市主体。

两个“同仁堂”发展多年,股东都几经变动。时至今日,北京同仁堂集团是北京市国有独资公司,而天津同仁堂早就从国企变成了民营。

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的名字,张彦森。

翻翻张彦森的人生履历:1971年12岁的张彦森就从事杂技表演至1994年5月,35岁的张彦森离开了工作23年的杂技行业,转身进入了广告和餐饮行业。

进入商界的张彦森展现出了天赋,也是2002年天津同仁堂制药厂股改,张彦森以现金出资 1700万元,持股34%,成为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的二股东,并出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

随后,经过数次增资和股权转让,张彦森家族成为天津同仁堂的实际控制人,合计持股59%。

如法炮制,张彦森接二连三的控制了另一家医药老字号天津宏仁堂(天津同仁堂的子公司),以及天津的名片之一——狗不理包子背后的运营商狗不理集团。

这么多年,天津同仁堂、天津宏仁堂、狗不理集团由国有企业变身家族企业,引发外界质疑是否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争议从未停止过。

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张彦森的资本版图。从一名杂技团演员,到控制3个百年老字号、2家上市公司,张彦森只用了十几年。

毫不客气的说:张彦森是玩杂技里最会做生意的;做生意里最会玩杂技的。

当演员真是埋没了张彦森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的能力。

天津同仁堂IPO能否成功?

为什么一点从商经验都没有的张彦森能够一口气成为三家百年老字号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股人?若说天才,也不可能无师自通的,因为这根本不符合客观事实的存在。

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女人,据公司招股书资料显示,张的妻子高桂琴或在其中起到不小的作用。

高桂琴自1975年起在天津市广电系统工作。2002年至2013年,高一直担任天津有线电视台副台长职务。同时天津森纳尔是张彦森和高桂琴全资持有的公司;在加上眼花缭乱的股权转让,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那时候天津市药材集团公司依然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张彦森、张彦明二人的合计份额依然达不到药材集团的持股数。药材集团为何愿意将公司管理者的位置让给张彦森呢?

2018年3月20日,国家卫计委官网刊出《关于巩固破除以药补医成果持续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通知》(国卫体改发〔2018〕4号)。通知提出,2018年,各省份要将药品购销“两票制”方案落实落地。

2017年以来,多家上市的药企都被证监会发审委问询“两票制”的实施和全面推开,对发行人收入、成本、利润的影响,是否已经或将要导致发行人的经营模式、盈利模式发生重大变化等问题。

此次天津同仁堂递交招股书,必须做好可能会因“两票制”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的风险。

不仅如此,2016年1月28日,因“冠脉通片”含有不科学的功效断言,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查处;2016年9月26日,因生产的风湿寒痛片存在发布违法广告的行为被新疆库尔勒市停止销售活动;根据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16年12月公告,天津同仁堂旗下的“同仁堂延寿片”、“风湿寒痛片”2016年9月分别违法在连云港广播电台音乐之声、连云港城市公告频道发布广告等,都会成为天津同仁堂上市隐存的不安隐患。

天津同仁堂这个老字号依然携带了医药企业IPO的通病,这也是整个医疗行业存在的百慕大三角,天津同仁堂IPO能否成功就看它能不能跳出这个医药怪圈了。

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同样,这个世界也不会有相同的“同仁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